首页  新闻  行业  人物  企业  生活  English 
 
 
  石化要闻  |  国际  |  海外  |  人物  |  观察  |  图片
高层动态  |  国内  |  责任  |  言论  |  专题  |  视频
     
 
   您的位置: 专题 >>> 新闻频道专题 >>> 2020年专题 >>> 油气企业转型之“辨”(二)
 

油气企业转型之“辨”(二)
——国家石油公司(NOC)能源转型特征分析

2020-09-03 来源: 《中国石化报》环球周刊
石化新闻
 

    作者:中国石油规划总院 徐 东

    【核心阅读】 国家石油公司(NOC)主要指那些由产油国政府控股、体现政府意志并接受政府监督的石油企业。截至目前,全球大大小小的国家石油公司(NOC)总计超过70家,除了大部分国家采用单一国家石油公司,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都采用多个国家石油公司的形式。很多国家石油公司都是“全球财富500强”和“全球前50家大石油公司”榜单上的常客和佼佼者,规模较大、实力较强,部分国家石油公司的业务范围和经营地域与国际石油公司已没什么差异,有的甚至比国际石油公司的国际化指数还高。今年以来,受疫情和低油价的叠加影响,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受到巨大冲击,全球范围内包括石油、天然气在内的大宗商品需求疲软、价格低迷,国家石油公司也不同程度地加速了“零碳低碳、减排、能源转型”的进程。

    从法律和公司治理意义上讲,国家石油公司(NOC)主要指那些由产油国政府控股、体现政府意志并接受政府监督的石油企业。

    世界比较知名的国家石油公司包括沙特阿美公司、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哥伦比亚国家石油公司(Ecopetrol)、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Qatar Petroleum)、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罗斯国家天然气公司(Gazprom)等。他们和中国的三大国家石油公司一样,均是“全球财富500强”和“全球前50家大石油公司”榜单上的常客和佼佼者,规模较大、实力较强。

    此外,也有一些国际化程度较高的国家石油公司,如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等。就业务范围和经营地域而言,这些国家石油公司与国际石油公司已没什么差异,有的甚至比国际石油公司的国际化指数还高。截至目前,全球大大小小的国家石油公司总计超过70家,除了大部分国家采用单一国家石油公司,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都采用多个国家石油公司的形式。

    今年以来,受疫情和低油价的叠加影响,国家石油公司在能源转型方面也进展不一。总体看,有四个显著特征。

    行动步伐:转型进度相对缓慢

    能源情报集团(EIG)在5月18日发布实施了能源情报脆弱性指数评价体系,为了衡量全球油气公司在能源转型中的生存定位和准备程度,对国际上25个国际石油公司在资产组合弹性和转型适应度两个维度开展评价。在进入到评价范围内的10家国家石油公司中,排名最高的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位列第4名;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和沙特阿美公司尽管在资产组合的弹性方面具备优势,但是其能源转型的脆弱性却在评价中相对滞后,他们的脆弱指数排名分别排在第5、6和11名。

    沙特阿美公司虽然拥有大量的低成本储量可为其提供财务优势,但由于面临低油价和能源转型下的资产搁浅风险、缺乏减少碳排放的转型目标,导致排名相对靠后。其他诸如哥伦比亚国家石油公司、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等国家石油公司,由于在能源转型方面的准备工作偏慢,而在国家石油公司评价排名中垫底,在整体序列的排名也比较靠后。能源情报集团能源转型研究机构的负责人指出,绝大多数国家石油公司在能源转型方面的最大风险在于“行动迟缓和不作为”。

    行动指南:国家能源转型政策

    过去十年以来,随着低碳环保的呼声日益高涨,气候变化越来越成为绿色能源转型的根本推动力。尽管世界各国在政治支持、地理情况和政府财力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但在全球经济整体向清洁能源转型方面已基本达成了广泛共识。这种背景下,政府的能源转型政策成为国家石油公司能源转型行动的关键。

    近期,各国政府推出许多刺激计划和有利政策,为能源转型吹起“政策东风”。欧盟公布了一项高达7500亿欧元的刺激计划,优先支持可再生能源、循环经济、清洁运输物流、数字时代投资等“绿色”投资;今年6月,德国公布了一项规模达1300亿欧元的刺激计划,涵盖能源效率、绿色交通、氢燃料等多个领域;法国刺激计划中也重点关注绿色航空、新能源汽车等;日本决定逐步淘汰燃煤电厂;中东国家正在大力发展太阳能;中国、俄罗斯、德国、葡萄牙、澳大利亚等国家正在积极推进以氢为核心的脱碳战略。这些政策将首先影响和推动国家石油公司的转型工作,引导和加快其重视并开展适合其战略和运营的能源转型工作。

    行动先锋:欧洲地区领先一步

    从各国政府积极出台各种政策和行业机构预测来看,行业能源转型已变成不可逆的未来趋势。欧洲地区国家石油公司的能源转型领先一步。bp、壳牌、道达尔这些欧洲国际石油公司之所以走得更快,与欧盟在低碳和能源转型方面的这些支持政策密切相关。

    受到政策的整体推动,欧洲国家石油公司的能源转型步伐较其他地区的国家石油公司也相对超前。如前所述,欧洲的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脆弱性指数评价排名中高居第4,仅次于道达尔、壳牌和埃尼。

    其实,该公司的能源转型在其更名中就有体现。2018年5月,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由Statoil更名为Equinor,新名字中将不再包含“石油”两字,将公平、公正和挪威元素组合在一起,充分显示该国家石油公司对传统能源生产经营的不安,体现了其旨在寻求业务多元化,实施能源战略转型的决心和信心。今年6月,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携手道达尔联合投资6.9亿美元,在北极地区共同开发欧洲首个商业规模的碳捕集和存储项目——北极光项目。

    欧洲在能源转型上走在全球前列。欧盟发布的绿色协定(Green Deal)明确指出,要在2050年成为全球第一个零碳排放地区。英国议会在一个月时间内完成了气候变化法的修订,确认了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丹麦和瑞典更是放出豪言壮语,要在一代人之内实现无化石能源社会。在这种区域整体政策和不断加快的转型形势下,无论是目前已经领先的挪威、瑞典、丹麦和芬兰等北欧国家,还是正在迎头赶上的奥地利、荷兰、法国、英国等西欧国家,以及长期以传统化石能源为经济主要来源的爱沙尼亚、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捷克、匈牙利等东欧国家,其国家石油公司和能源公司在能源转型和低碳发展方面,未来领先全球其他国家石油公司都是大概率事件。

    居安思危:资源国家开始行动

    沙特、俄罗斯等资源丰富国家的国家石油公司也开始行动。沙特和俄罗斯都是油气资源禀赋非常好的国家,油气行业是这些国家的主要经济命脉和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其国家石油公司一般也具有非常好的财务指标,公司拥有较高的敏捷性和较强的业务韧性,基本能够抵御低迷的市场周期及其风险。

    然而,经历了2020年上半年的全球能源格局巨变和油气市场动荡,俄罗斯和沙特等老牌传统产油国的国家石油公司也已开始采取了一些实质性行动,显示了他们能源转型的决心和尽快融入全球能源转型的迫切要求。

    今年7月,沙特阿美公司与欧洲、美国的超级石油巨头联手,履行石油与天然气气候倡议的成员承诺,开始在各自的业务中限制碳排放;同月,沙特阿美公司宣布了下游业务重组战略,旨在支持和加强整个碳氢化合物价值链的业务整合,以更好地定位公司在安全性、可持续性、效率和可靠性方面的领导地位。

    沙特也在积极布局氢能。沙特和美国空气产品公司(Air Products)达成了一项总投资额约70亿美元的合作,将投建巨型绿色制氢工厂,2025年投产后有望实现650吨/日的氢产量;为了方便运输和出口,工厂还将应用“氢氨转换”等先进的绿色环保新技术;俄罗斯近日发布“氢能经济政府计划”,确定本国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国家天然气公司(Gazprom)、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作为推进国家层面氢气开发和利用的第一梯队。俄罗斯国家天然气公司将从2021年开始建造并测试以甲烷制氢为动力的涡轮机,2024年开始生产氢气并研究氢气作为燃料的不同应用情景,包括燃气锅炉、燃气轮机、车用燃料等。俄罗斯计划到2035年通过扩大氢气产能成为全球重要氢能经济国家。

    【短评】    

    在能源转型大趋势下,没有一家石油公司不受清洁能源转型的影响。部分传统石油公司加快能源转型并积极加大拓展新能源业务,并不证明传统油气行业的整体衰退。

    笔者认为,从世界经济形势和能源行业的自身发展规律分析,油气能源在人类能源消费中的主体地位还将维系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油气需求可以保持并可能尚有一定程度的增长空间。

    在能源多元化的大时代和能源转型的大趋势中,油气行业应该既保持战略定力,又常怀居安思危的意识和心态,根据每个国家自身的不同资源禀赋特征,选择自身适宜的能源发展战略和转型举措,努力做好能源供给侧改革和能源企业的高质量、可持续健康发展。

相关链接
 
 
<返回频道首页>
 
 
 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996322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542号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59号
 京ICP备 10210212号-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18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 孙连钟律师 高天玉律师